文化

20位顶级人工智能专家最爱什么科幻作品?

字号+作者:机器之心 Synced 来源: 2016-01-13 21:51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人工智能(AI)专家可能并不同意一些科幻作品对机器人和AI的描写,但是,他们也总是忍不住会看很多有关的科幻电影和小说。最近,20位AI研究者、机器人专家一起谈'...

人工智能(AI)专家可能并不同意一些科幻作品对机器人和AI的描写,尤其是因为大多数这样的电影都充斥着杀手机器人。但是,他们也总是忍不住会看很多有关的科幻电影和小说。有些电影描写了近期的未来会是什么样,还有一些描写了触不可及的遥远未来,令人心神向往。最近,20位AI研究者、机器人专家和计算机科学家一起来谈了谈他们最喜欢哪些科幻作品中对AI和机器人的描述。

1,Carlos Guestrin认为《机械姬》对AI的哲学探讨很棒。

Carlos Guestrin是Dato公司的CEO和联合创始人,这家公司的产品是分析数据的人工智能系统。

「我喜欢很多东西,尤其是那些挑战我思维的东西。最近,出现了很多描述机器人如何占领世界的电影,里面的机器人都是坏蛋。但还有一些电影更加有趣和微妙,例如《机械姬》(Ex Machina)。它充满了启示,十分有趣。」

2,Ernest Davis说, Stanislaw Lem的短篇《Nonserviam》描述了机器人与其创造者之间的关系。

Ernest Davis是纽约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

「在人工智能方面,我最喜欢的科幻作品是Stanislaw Lem的短篇《Nonserviam》,拉丁语中是『不服侍』的意思。这篇选自他的故事集《绝对真空》(A Perfect Vacuum)。这个故事讲的是一个程序员在虚拟世界中创造出了一大批人工虚拟人格,但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是虚拟的。于是他们开始争论是否存在一个造物主,如果存在,是否应该感激他。我认为这是一个很棒的故事。」

3,Joanna Bryson:小说家Ann Leckie的第一部小说《Ancillary Justice》令她大开眼界

Joanna Bryson是普林斯顿大学的计算机科学访问学者

「这位来自美国中西部的新晋小说家Ann Leckie让我非常兴奋。这并不是说我从职业角度认同这就是AI的发展方向。她已经超越了人工智能、人类智能和群体智能的关系。她在书中讨论了完美沟通和增强记忆对人类整体的影响。我认为她非常聪明。《Ancillary Justice》是她的第一部小说,但为她赢得了许多大奖。」

4,Shimon Whiteson:比约克的MV《All is Full of Love》中的机器人给我很多启发

Shimon Whiteson是阿姆斯特丹大学信息研究所的助理教授

「我发现,很难找到令我满意的AI例子。对我来说,观看与AI有关的电影通常是一个痛苦的经验,因为我不同意他们表现的内容。但几年前我却发现了一个认同的例子,那就是比约克(Bjork)的一部名为《All is full of love》的MV。这部MV讲述了两个机器人的故事,其中一个造出了另一个。然后,这两个机器人开始做爱。这其实算不上一个真正的故事,甚至没有包含任何关于AI的清晰信息。但是,它却正确地描绘了未来世界的AI——到那时,机器人会创造出机器人,并在彼此间产生各种关系。这与我所想象的未来AI是相一致的。」

5,Oren Etzioni永远看不够阿西莫夫的经典小说《我,机器人》

Oren Etzioni是艾伦人工智能研究所的CEO

「艾萨克·阿西莫夫讲述的机器人故事以及机器人三定律或许是我最喜欢的描写了。在他描绘的未来,机器人和智能系统是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并且,当这一切发生时,他们开始探索出现的矛盾和问题。」

6,Michael Littman说,我们很快将面临《机器人与弗兰克》中的问题

Michael Littman是布朗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

「很少有科幻作品能让我喜欢,不过我很爱R2D2(《星球大战》中的机器人)。还有一部电影我认为非常有启发,那就是《机器人与弗兰克》。它描绘的是不久的将来,人们刚开始将共事的机器人视为独立的个体,展现了其中存在的问题。我认为,它更多涉及AI对社会的影响,而不是我们应该怎样创造AI。它影响的问题包括隐私、信任、学习和教育——如果世界上存在其他计算机心智,你会很自然地做这些事情。」

7,Bart Selman认为实现《超能查派》不远了

Bart Selman是康奈尔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

「《超能查派》是我最喜欢的AI描写。今天的机器人还做不到这一点,但不久的未来我们就能造出这种机器人。如果你看看他们为DARPA开发的机器人(如MIT的机器狗),看看它们是如何携带装备的,你就能明白这一点。他们的机器人已经很接近未来的机器人了。从现在的潜能来看,超能查派也不远了。」

8,Peter Norvig喜欢《The Diamond Age》中的仿真机器人

Peter Norvig是谷歌的研发主管

「我最喜欢的是《The Diamond Age》,因为它讲述的那个AI系统并没有什么宏大的野心,它的目标很简单,就是教育一个年轻的女孩。AI只是社会的一个方面,相比起来,纳米科技和3D打印更重要一些。AI不能自己完成工作,它依赖于土耳其机器人那样的安排来辅助它。」

9,Matthew Taylor欣赏小说《土星之子》中描绘的未来

Matthew Taylor是华盛顿州立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

「我很喜欢 Charles Stross写的《土星之子》(Saturn’s Children)。它描绘了一个遥远的未来,当作者说起人类时,他说的其实是机器人。那时候,机器人已经占领了「人」这个词语,用它来指代自己。他们认为自己就是人类的直接延伸,从根本上说他们的一切都符合人类的特征,除了他们的身体是人造的。对我来说,这就是遥远未来的样子。要么是人类进化成与机器人的结合体,要么是我们的大部分身体被电子部件所取代。现在,我们已经有了人造耳蜗、人造心脏和人工髋关节。随着AI、机器人和计算机科学的进展,我们将可以持续增强自身的能力。这带来了一些非常有趣的问题,例如究竟什么可以称为人类。我认为,如果我们能开发出增强身体机能的设备,将对医疗和生活质量带来极大的影响。」

10,Stuart Russell认为《星际迷航》进取号上的计算机就是AI应该成为的样子

Stuart Russell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计算机科学家。

「在不久的未来,不那么煽情或恐怖的AI应该是《星际迷航》进取号飞船上的计算机那种样子。它是一个知识库,拥有计算和规划的能力。从本质上说,它完全是进取号船员忠实的仆人。它不是那种有争议的计算机,几乎只是一个背景。我认为这就是AI应该成为的样子。」

11,Yann LeCun说《Her》里的操作系统可能成真,但还需很长时间

Yann LeCun是Facebook人工智能主管

「好莱坞电影描绘的大部分场景都很可怕。但我喜欢《2001:太空漫游》中的HAL,并不是因为它变成了疯狂的杀人狂魔,而是因为看电影时我只有9岁,并因为这部电影而深深迷上了AI。我也很喜欢《Her》。《Her》中的场景并不是完全不可能,但它距离我们今天的技术水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大概还需要几十年的时间。几乎所有好莱坞电影对AI和机器人的描绘都不太可能实现。它们要么没有感情,要么拥有最坏的人类情感和动机——嫉妒、贪婪、控制欲,并在受到威胁时开始杀人,诸如此类。AI并不会拥有这些『毁灭性』的情绪,除非我们把这些情绪构建进去。我认为我们没有理由这么做。」

12,Yoshua Bengio是《星际迷航:下一代》中Data的粉丝。

Yoshua Bengio是蒙特利尔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

「电影中的AI通常都很坏。但是我喜欢《星际迷航:下一代》中的Data。他们对许多问题的思考都很仔细。除去我年轻时的兴趣不说,我认为科幻作品将我们引向了错误的思考方向。我们在未来很长时间都不会建造非常像人的机器人。但是我们会拥有越来越聪明的计算机,并利用他们做许多工作。」

13,Lynne Parker 喜欢《瓦力》里面对人类有帮助的机器人

Lynne Parker是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信息和智能系统部门主任

「我喜欢的科幻电影是那些人工智能在里面发挥积极作用的电影,而不是人工智能带来厄运和黑暗。我喜欢《瓦力》。机器人还会有情绪。人工智能系统可以不带情绪,但是情绪能让人和它有更多的互动。最后,这个机器人为人类做了些好事。我喜欢这种对人工智能的叙述,因为我觉得这些才是真实的。我认为人工智能能为社会做一些真正有益的事情,而我觉得太多的科幻电影把目光集中在消极的一面。对我而言,像《瓦力》这样的故事非常好,因为它展示了人工智能对社会有益的一面。」

14,Sabine Hauert的眼球被《超能陆战队》和《瓦力》中圆润的机器人所吸引。

Sabine Hauert是布里斯托大学机器人专家。

「我喜欢《瓦力》和《超能陆战队》中的机器人。这些是针对特定任务而精心设计的机器人。比如说《瓦力》,就是一款非常擅长打扫的简单机器人。它有非常具体而实用的任务,特征很容易理解,你能知道它的快乐和悲伤。它并不像人——它就是精心设计有着专门用途的机器人,所以《瓦力》是我最喜欢的科幻机器人之一。《超能陆战队》有点类似,它也是出于帮助目的设计出来的机器人,适用于医疗场景下对人的救助。有很多特点也是精心设想出来的。比如说,它的柔软以及说话方式。这两者都经过巧妙设计,我认为它们是机器人应该是什么样的好例子。」

15,Peter Stone从小喜欢亚瑟·克拉克的小说,尽管它们可能不太现实。

Peter Stone是德州大学奥斯丁分校的计算机科学家

「我小时候,特别喜欢读亚瑟·克拉克的作品,机器人啊、机器人定律啊之类的。但要说最喜欢的关于人工智能的描绘,还真没有。一般而言,人工智能的幻作作品都在帮倒忙,因为它们都不太实际。它们的设定都超过现实中的可能性。」

16,Hector Gaffer说人工智能的创始人之一帮助设计了《2001:太空漫游》中的HAL

Hector Gaffer是庞培法布拉大学研究员。

「我最喜欢的可能是Stanley Kubrick的《2011:太空漫游》吧。我认为这是部伟大的电影,Kubrick对每个细节都很讲究,包括机载电脑:人工智能Hal。Hal会下象棋、说话,和人对话,会读唇,计划和欺骗,而且相当令人信服。电影制作于上世纪60年代末,Marvin Minsky帮助Kubrick保证人工智能的『正确性』,符合那时候人们的预期。我想那时候很多从事人工智能工作的人很喜欢这部电影。」

17,Subbarao Kambhapati 认为《2001:太空漫游》向人们展示了未来可能出现的情况

Subbarao Kambhapati是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

「我猜我们都喜欢《2001:太空漫游》。远在人工智能出现前,它就展示了人工智能的很多方面。《2001:太空漫游》问世的时候,没有人真正相信今天人工智能中那些习以为常的东西会出现。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是先见之明。Hal确实会计划,而且在某些情况下能完全骗过Dave,在另一些情况下则能帮助Dave。我觉得这非常有趣。《2001》更多是一种预期,而不是规则——我不算这部科幻作品的大粉丝。我认为科学本身远比科幻要有趣得多。」

18,Samy Bengio热切地想将《2001:太空漫游》中的技术变为现实。

Samy Bengio是谷歌的研究员。

「虽然一般而言,我对科幻作品不感冒,但是我喜欢《2001:太空漫游》。我乐于见到,那时候电影关于未来的想象已经在今天取得了巨大的进展。」如果你还没看过《2001:太空漫游》,你真应该看看。

19,Murray Shanahan喜欢《机械姬》,因为他参与了该片的制作

Murray Shanahan是帝国理工学院计算机科学家。

「因为我参与过《机械姬》,所以我对它有一些偏爱。我喜欢这部电影,在电影制作的开始阶段我参与其中,在制作阶段也有参与。我认为《机械姬》是部好电影。」

20,Geoffrey Hinton:尽管世界末日不太可能出现,但Geoffrey Hinton依旧喜欢《终结者》。

Geoffrey Hinton是多伦多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谷歌研究员。

「我最喜欢《终结者》。我觉得它不太可能变为现实,但它是部激动人心的电影。我猜,如果如实描绘未来,就不会产生这么棒的电影。」

机器之心,最专业的前沿科技媒体和产业服务平台,每日提供优质产业资讯与深度思考,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机器之心」(almosthuman2014),或登录机器之心网站www.almosthuman.cn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温馨提示:网贷界(www.wdj168.com)是国内首家互联网金融理财P2P网贷资讯门户网站,用户在本站发表、转载的任何文字、图片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友点评